晏晏

为“竹子牌甜文铺”打call!

又看了一遍《见翌思迁》,有了一些新的感触,不知道下一章的对峙有多激烈,忽然想写个长评,说一下我对湛翌君这个角色的一些想法。


看文以来,我不自觉带入小迁的视角,曾经一度对君哥十分恐惧。恐惧点在于,我似乎,get不到他的脑回路。他的情绪,能在“我是一个温暖的讲道理的好哥哥”和“我是一个无情的训诫机器”之间瞬间转化。

他能精准地操纵自己情绪的开关,奖罚分明,做好几分有几分的奖,做错几分有几分的罚。


我有时候在想,小迁儿挨罚的时候,说狠话要断绝关系的时候,哪怕他有一点点的痛心或者迟疑也好啊,但是君哥波澜不惊,没有一丝情绪外泄。


可……

他身为人师,怎能如此冷漠?

他身为人师,怎能不教而诛?

他身为人师,怎能枉顾孩子的骄傲和自尊?不做好感情基础,就急于下狠手切掉小孩的棱角?甚至打一巴掌给个甜枣,让孩子整日惶惶然揣度师心,失去应有的自信和安全感?

他身为人师,却利用小孩儿成为上位的工具,成为锦绣前程的垫脚石,他怎能如此伤害人心?

……


但是。

师者,也是人啊。

世界上就没有绝对完美的东西,更何况是人心呢?

我想起来,竹子原来在直播里说:“要舍得让你的人物有缺点。” “要舍得让你的人物不完美。”


是啊,又有谁规定训/诫者,一定是统一标准的,一定是完美无瑕的呢?


就像大钟。 

身为一个成功的上位者,他有非常精准独到的商业眼光,敢冒风险,开疆拓土杀伐果决。他投资给濒临倒闭的矢汇做芯片科研,看中古旸投资光斑,在光斑出事之后亲自带队把事情平得干干净净,他不顾世俗看法,顶着金融危机大量投资亥铁。他看人做事从不失手,每次投资定会盆满钵满,这绝非常人所及的洞察力以及意志力。

身为人亲,他爱护家人,把姐姐当妹妹一样尽心关爱,尽管他不屑于与自己的父亲和哥哥为伍,但还是去了席荣,甘愿成为守护公主的骑士;身为人友,他对兄弟提携照顾,默默为他们抗下风险,成为他们强有力的靠山。

他一眼相中元宝,爱上,护着,但同时在他们相处过程中,也极尽试探之能事,他不是一个完美无瑕的师父,甚至他在教导施罚的时候,还会裹挟着各种私欲。

他霸道任性傲娇自私嘴毒手黑……

但。

人的生命不就应该是丰盛而有缺陷的么?缺陷是灵魂的出口,而每一个灵魂都有自己的美德和过错。

或许正因为他的不完美,才有了如今鲜活的,动人的,有魅力的大钟。


同样,湛翌君也不是完美的。

设想一个无父无母、受人接济长大的孩子,他从懂事起,就没有被亲情滋养和眷顾过,他所取得的每一分进步,无人喝彩;他所承受的每一分委屈,无人抚慰;他所遇到的每一分困惑,无人解答。

冰冷孤独的成长之路上,他学会了把所有的情绪吞进心底,他学会了积极进取,学会了感恩向善,学会了克己复礼,学会了拼尽全力去获取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所以当湛秉言说出自己的家庭苦恼,他第一时间就抓住了这个机遇,单刀直入说出自己的想法,是自信,是聪慧,是雄心,也是报恩。


虽说这一赌约不那么光明,但也没那么卑劣。


寻本溯源,每个人的遗传因素和成长环境造就了他的思维模式,处事准则,以及表达爱的方式,都不相同。


《海啸八年》里大钟教育元宝,“评价一个人,不是看他怎么说,要看他怎么做。”


而湛翌君,只知道如何尽心尽力地做好每一件事,嘴上却什么都不肯说。

成长经历使然,他学会了很多事情,却唯独没有学会怎样正面表达自己的情感,怎样周全地引导他人的情绪。


我甚至觉得,君哥面对孩子负面情绪的“不动容”,不是面狠心软佯装冷漠,而是真的没有一丝动容。


为什么要动容呢?

心疼有用吗?

心疼他就能放纵他,任他胡作非为吗?

心疼他就能替他走将来的路吗?


给一个甜枣,是因为小孩做对了事情。

打一巴掌,是因为犯错要承担,挨打要立正,记住教训,下次不要再犯。


为人师者,传道受业解惑,只要踏踏实实尽到师父的责任,只要孩子将来能成为正直善良积极进取对社会有的人,不就够了么?


“任性委屈”这种多余的情绪有必要吗?

人必须要学会克服负面情绪,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,不能毫无忌惮地肆意发泄,不能一味地依赖他人。


人不都是这样成长的么?


深深叹息。


君哥看似不近人情,但基于他自己对于成长的理解,他所有做的,是他认为最为行之有效的手段,对孩子成长最正确有利的选择。

他的爱,不求回报,强大而深沉。


可惜小迁年纪太小了,根本没有钟总的眼界和智慧,他不能体察师父的苦心。


“凭什么犯错的孩子,认错挨罚了之后,还要被冷漠对待呢?一定要完美无缺的孩子才配得到关爱么?达不到你的标准就要被舍弃么,我真的那么糟糕么?你的爱,都是有条件的么?”


正所谓,过刚易折,过慧易伤。

有时候,强大的理智是把双刃剑,它可以披荆斩棘,勇往直前,也有可能不经意伤到人心,执剑之人运筹帷幄,算准了小孩儿的所有反应,自信可以完全应对,却没预判迁儿对他的感情来的如此深重,也没有预判到情意之重经不起无情地摔打。


“我为你好,你不需要理解。”

“我希望你好,即使后来你与我无关。” 

“我希望你好,哪怕我亲自操刀下狠手逼你不得不学会成长。”


我是为你好啊,怎么错了呢?怎么会错呢?


殊不知,

“我为你好”本身就是能逼疯人的魔咒。

殊不知,

规则、棍棒、强/权并不能教会一个孩子善待这个世界,近亲关系中,你给出的所有疼痛不止会让对方成长,还会被其反噬;

殊不知,

正直善良,功成名就,为社会创造价值也并非人生的全部意义,人需要被肯定,被信任,被偏爱,被滋养,被回应。没有原因,因为是你,所以值得所有的美好。


我莫名感觉,君哥,太克制太孤独了!

懂得越多,承担越多,就越像这个世界的孤儿。

最心酸的是,他觉得自己足够强大可以抗下所有。


幸好,迁宝有一颗赤子之心,于茫茫人海中一眼锁定了君哥,敬仰他追逐他,从此萦怀于心,铭肌镂骨,一腔热血只为一人。


希望迁宝最终,能看透君哥层层铠甲后的温柔和真心,好好爱他。


湛迁是全世界最棒的小朋友!

加油!


不知道理解的对不对,但为竹子牌甜文铺打call!


【刀是真刀,爱是真爱,甜文无疑。】


竹子yyds!!!@云川漫步